ag超玩会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10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向她们抱怨。我会一直记得你,但我不会天天想你。——题记。蒲公英一生,或纷飞,或落根,都是约定的命运。从来都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如果你我也可以,随心而动,随缘而行,那这一寸光阴,也不会枉来一遭。

我所居我所处我所想无非是耶!你呢?家常的菜养胃,母亲的情养心。这舌尖上的母爱,是人间的大爱,这爱足以让我咀嚼一生!来年陌路,多谢你的绝情,让我明白,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流星,瞬间迸发出灿烂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喜欢看烟火在天空中绽放,美得让人感动,爱如烟火,曾经唯美过,何惧刹那芳华。曾经千万次的回眸,无数次的寻觅,得遇一段尘缘,如赴一场花事,花开荼靡花事了,沉没成岁月里的薄凉记忆。(七)

从此,日子被裁成一段一段,每个段落都与你有关;从此,每个秋天里,都会有思念,穿过时空的门楣,静静落在我柔情的心田。半把老黄豆加一瓢水搁灶里煨烂,再加上盐和半块猪肉干,就是母亲将我们兄弟养大的一类家常菜。在幼时的脑海中,母亲煮的菜食素朴清淡,却那么有口感。很多时候,于一怀静谧中,轻数岁月留下的点点滴滴,拂过心头的,不仅仅是那瓣瓣落红,更有珍藏的一抹温暖。

四季流转,我喜欢这样的月光,不惊不扰,存一份在静静的忧、浓浓的爱、淡淡的喜在心间。岁月应该是美的,缘起缘灭都它的规律,不论如何开始,也不论结果如何,在乎的是过程,体会的是岁月的美。人生本就是一场旅行,在乎的不是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慢慢学会感恩,捋一捋往日的记忆,无论美好或者悲伤,我们都要心存善意,摆渡自由的灵魂。知道你高兴时,总能展示自己俏丽多姿的一面。开心的时候,常常在空间里“臭美”一回,晒晒几张靓照,释放久久压抑的心情。然事与愿违,很多交错而过的人与事,如何放下。在某个下午,总会洗了记忆的卡片,一张张的面孔,一缕缕声音,展露窗前。拾起过去,流水的故事,有着最美的人,最心动的旋律,很想念起时,可以重回故里,翻阅一番滋味,让此不忘初心,不离本原,即便漂泊无定,宛如蒲公英在飞,还可随意回归,与土地相逢。近日因无需上班,闲暇之时总喜欢读一读古诗,我顿时想起了苏轼的《中秋月》,“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此时我想人不同,意不同,对月色看法亦以不同。诸多事情,也不想争论什么,你自有你的坚持,我亦有我的执着,但我不悔自己的固执。于无声处听凡尘喧闹,在心里种下安暖,因月色极美,岁月亦美。是的,回报不一定在付出后立即出现。只要你肯等一等,生活的美好,总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盛装莅临。

是谁说过:这一生,总会有一个人,陪你忧伤,听你欢畅?是谁说过:这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和你做着相同的梦?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屏障,别人走不进去,我们也走不出来,只能任由它化为一个个故事,怎么也说不完。有一天我们也会老去,生命当如夏花一样灿烂,人生即一场相遇,即使错过、痛过,也不必再深究,珍惜安好。文/红尘一笑

当注视着孙子狼吞虎咽着美食,母亲总会哄着说:小乖乖,吃得饱饱哟快快长大不经意间,我看到她沧桑的眼角淌露着一种无言的快意,一种艰辛酿造的甜蜜。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花照落花”!如烟的往事花瓣片片,悄无声息的飘落于心间。夜幕徐徐降临了,红霞已消褪,深蓝色的天空格外空旷,遍地的残红渐渐隐没!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今天读来,倍感如此精准。近几年间,亲朋好友对您的爱有增无减。陪您笑,陪您傻,陪您痛,只盼望叫一声“奶奶”,回馈一个笑靥。蓦然回首,您的一生暗含着太多传奇和辛酸,承受着世间太多的磨难,可您却如茉莉花般默默绽放,芬芳了尘世,美丽了人间。您少年时,从富庶官宦之家的小姐,断崖式地跌落,被迫脱去公主衣裳;青年时的不幸,矢志不忘女性的品德;中年时,父亲离世,您又一次次吞咽着人世间的寒凉。无论生活的窘迫,无论人情的淡漠,无论南人排外的刁蛮,无论再多的厄运,终不曾令您退怯。您用北方人血液中流淌的坚韧,顶住一切顶不了的压力,含辛茹苦的培养了我们姐弟三人;老年时,您又忍受病榻八年多的折磨,顽强地与病魔斗争,把生命延续到圆满的“寿终正寝”。您的无畏,是我们一次次能够走下去的信心,也是一次次走出生死边缘的基础。在所有人的记忆里,您再痛,再苦,也未曾畏缩,而那永远的笑容可掬,那慈祥温暖,激励着我们勇往直前。母亲,您的韧性,终究修成了正果,带着完整的身躯,健康的生命指标,在不断的笑声中,走完最后的旅程。悠悠桃花水,清清杨柳风。岁月温馨了四季的冷暖,流年行径了时光的风流。而我却总想牵住了梦想的手,让青春再有一次的回头。假如青春真的再有一次的回头,我要做的是什么呢?我想会是替你擦去脸上的泪水,去践行我曾经对你承诺的所有的一切。去弥补在现在看来,当初所有的不足。绝对不会再留下什么遗憾,去让明天的你,仍然为了一个情感的纠结而紧皱你的眉头。秋风扫着落叶,在空中飞舞着,如一场决绝,不必去问叶落下时,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的太执着?也许,生命中的聚散,都是宿命,可曾经深爱过的人,到底该怎样告别,才不枉费那些缠绵悱恻的初衷?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