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必胜课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6:00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一辆公交出现在路口,朝他这边缓缓开来,还未停下,他却早已按捺不住,原本深邃的双眼竟透出细微激动的亮光,迈开大步匆匆走上前去。随着车门的打开放,人群涌出,他便迫不及待地踮起双脚,伸长颈部,细细地搜寻着,任凭那冰凉的雪花飘入衣领,即便是微微地颤抖着,也始终不愿将头缩回。

抬头遥望,那皑皑的群峰。也有绿意的葱茏,在把向往进行升腾。伟岸的身姿,挺拔的躯干,也正以不屈的精神傲视苍穹。如果青松的精神,还不能把你枯寂的心打动。如果青松的精神,还不能让你沉睡的心有一丝地颤动。那你就移动你的目光,去做一次努力地尝试,尝试着去发现那悬崖峭壁上的一点红。远远望去,你是江南水乡里一片彩色的图画。耀眼的粉红,耀眼的气质,耀眼的光芒,你像一团正在燃烧的粉红的彩蝶,在秋风中热烈的翩然起舞。看上去,那色彩,那光芒,是这样的势不可挡,这样的锐利轻盈,这样的如火如荼。香烟的明灭中,悄悄地拉开窗帘,外面的树白了,楼台也白了,漫天雪花梦游的般的飘落下来,漫漫天涯,茫茫人海,古老情歌为谁唱过?夜深人静时,思念为谁倾诉。虚度的岁月征途,月寒如水,打湿一地默默地相思,纵有万转愁肠,更与何人说?父母们的这些心声,咋听起来倒也朴实,自然,可静下来细细品味,不禁让人心生酸楚,感慨万端!普天下的父母养育儿女,可谓历尽了千辛万苦,从花样年华到人夫人妻,人父人母;从单纯无忧到拉磨之驴,负重之牛;从身强力壮到头发花白,满脸沟壑;从力所能及到手无缚鸡,行走踉跄,只要还活着,只要能自理,谁见他们肯休息片刻?谁见过他们做享清福?烧鱼时,父母说 “爱吃鱼头”;炖肉时,父母说“爱啃骨头”;馍不够吃时,父母说“我吃饱了”;汤不够喝了,父母说“不爱喝汤”!天寒地冻时,母亲夺过了你的搓衣板,说“我不怕冷!”,其实她的手早已冻得又红又肿;酷暑难当时,母亲抢过去你做饭的围裙,说“我不怕热!”,其实她的脸上早已热得汗珠滚滚;脏活重活时,父亲抢过你的工具,说“你不会干,我来!”,其实他的年龄和身体早就力不从心;有苦有难时,父亲说:“别怕,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其实他只是要担当,他早已经身心俱疲。

他的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中,下巴微微缩在衣领。虽然时而瑟缩着,那双眼却依旧满是期待与坚定,直直的地望向那一个路口,从未转移。芭蕉,自古就是雨的良朋。为着儿时那些亲切的记忆,也为着雨打芭蕉的韵律,去年特意从农田里讨来了一株,而今已然是五子绕膝了。阔大修长的蕉叶,天然长着副筝琴的面孔,一张张向空中铺展开来,好像专为等着这样的雨季,等着上天的素手来轻弄徐弹。想着那一直惦记的“雨打芭蕉”,此时,何不仔细聆听一下,看是否也能听出那么一点诗意来。于是,我将上身探出窗外,想从耳朵里那一片细碎的雨声中,分辨出哪一种音韵是来自雨打芭蕉的,只可惜,天籁是不轻易泄露给俗人的。那就将距离靠近一点、再近一点?我戴上游柬埔寨带回的棕叶草帽,从后门紧跑几步来到芭蕉树下,谁知,这下满耳都是雨水打在干燥棕叶上的噼噼啪啪之清音,如雨打枯荷一般动听。看来,这次是不能静听雨打芭蕉了。北国风光,万里冰霜。万物凋零,只剩寒梅冷香。你是无畏;你是冷艳;你是高贵;你是雪中一点红。红得灿烂,红得耀眼,红得令人折服。在雨夜想着雪的心事,雪是飘逸,雨是沉淀,点滴积累地记录孤单。你说你喜欢雨,下雨了,你却撑起了伞。你说你喜欢雪,雪起了,你又巴望着春天。你纠结的让春天和冬天怎么办?逼迫雪融迹成雨么,然后滴落誓死相随的泪。

我知道,那千年前的修行注定着今生今世的独自沉寂、岁月无情,千年一梦醉红尘,漂泊无依,世间情思一缕缕。最美的年华里闪烁着你的倩影,加深了我的思念,悠悠着我的心,犹如那深邃空谷里的一株幽兰散发着诱人的清香,扑鼻而来。我也知道,今生今世,此情可待之时早已成为最悲切的追忆。夜,但愿这空中洒下的丝丝细雨能洗涤我心灵深处那片片忧愁后,让我重新开始等待,重新开始追逐你,追逐我最勇敢的幸福!失去就像是全世界静了音黑了白,心痛就像是深海中溺了水的窒息苦楚蔓延。曾经美好的回忆是一把刀,一刀刀刻在心上,想起就隐痛,念起就抗拒。什么是你不可揭开的伤疤?也许,爱到最后不过是在如雨的凉薄中,跟自己的无声较量。所以那英才会坚定地唱着“失去”,坦然的唱着“终身孤寂”,不悲不喜地唱着“不还手、不放手”。其实,你不会知道,我是多么希望,在你的书页里觅见阳光,一翻开便明媚了我整个天堂。经历以后,方知淡然是最美的风景,或许平淡无味,然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心若明净,何处不是风清月朗?此去经年,一生相知的情意,惟愿莫失莫忘。看着远处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如人物、似走兽、若器皿的秀美山峰;听着导游“看马郎,看马郎,问你神马有几双?看出七匹中榜眼,能见九匹状元郎”的解说;感受着夹岸石山连绵不断,碧水萦回,削壁垂河,青山浮水,风光旖旎的漓江风光,我不由得张开双臂,贪婪地吮吸着漓江上这清幽湿润的空气。

也有屋檐下,樟树旁的玉兰,紫的,矜持地打着朵儿,鼓鼓的船帆,一律的鼓向东南。花托,古典酒瓶的绿玉色,也自觉的褪成一半的小酒盅,另一半已萎。有一两朵,禁不住春雨的拥吻,受不住风儿的蜜语,半开,半羞着,像极了迷人的新嫁娘。我拈香,匀得胭脂一钱,细细研,敷素颜,洇开女子双腮的娇羞,低眉,掩袖,那个名字羞答答在喉。千遍,万遍,不出口,心莆草般柔。

孤独的街口,藏着人生的美梦,有一句话,藏的很深,说不出来,才知道人间很苦,心中还有一个中国梦。缘聚缘散,一段流觞,人来人往,藏着一份彷徨,孤独的心,藏着忧伤,藏着人生的彷徨,世界的荡漾,人生的眷恋,还有一份世界的聆听,感恩全世界,不懂的心,还是依然想不起最初的微笑。从那以后,每次下雨妈妈都会穿上筒靴亲自送我去上学,妈妈很瘦小,可她总是背着我去学校。你是谁,在我春天般的文字里翩翩起舞;你是谁,在我荷花般的文字里安静的舞蹈;你是谁,在我在如杜鹃的文字里张扬;你是谁,在我盛放着香艳寒梅的文字里活色生香。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