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园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6:21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懂事”有一个反义词,叫“作”。“作”的女孩以自我为中心,“懂事”的女孩,把男人变成了自己的中心。坦白讲,太作和太懂事的女孩,都不太容易幸福,一类把对方“作”烦了,另一类让自己心累了。而爱情,原本是两个人相互成全的过程。是不是,有些人,有些事,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如若不是,为什么那最简单的相遇,最简单的相望,便住进了心里,成为我青春里最明媚的伤。天地中,日昼下。躺在草地上,倾听着汩汩溪流;闭上眼,凝思遐想,任由思绪不羁前行。凝神间,前尘往事,几许惆怅,几许思忆,淡拥心头;丝丝传情,缕缕达意;若即若离,像远像近。似是诉说穿越千年之恋的神话,又似是讲述懵懂岁月的那些磕绊,如梦如幻。

当我再次回味你手中的伞,感受你的温度时,我依然会想:你是我永远的美丽!再多的东西,抵不过一眼千年的美丽。既已相遇,并且相知,又彼此相爱。那就用最初的心,面对永远的爱情。

很多朋友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说,人生的意义就是你选择了你喜欢的生活,并把这种生活变成了现实,你的一生,不是为谋生而奔波,而是每天走在追求的路上。我还知道,那首《锄禾》里“汗滴禾下土”的老爷爷去了远方;

三月的北方,春天属于农事,属于一季的希望。“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而在江南小桥人家,此时“桃花流水鳜鱼肥”,若身披蓑衣,头戴斗笠,在一场细细的烟雨中,打捞肥肥的鱼儿,远处飘落几瓣杏花,如一些往事一场花事飘零在岁月里,在江南烟雨深处可否连往事一起打捞归岸?心里放不下别人,是没有慈悲。

短信里并未提及我的名字,她并不知我是谁。我开始逗她,用我现在已然习惯了的那种玩世不恭的方式。熟悉的路口,遗失的容颜,既然忘不了,又何必要忘?

迎面抚来的海风,带着清爽的气味,沙滩上,现已只剩我一个人的脚印,一个两个,深深地印在那里。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念书,坐在虽然狭小但是很热闹的教室里,似懂非懂地学习着知识。而如今,我却停止了向知识前进,站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大海面前,回想着这一年来我所记得的事情。现在的我,是该庆幸还好那些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没有离我而去,还是遗憾那些说好一辈子不分离的人不告而别。坚强不是心变硬,是泪在打转还能笑。没有蓝天的蔚蓝,我们可以有白云的飘逸。在四十一二度的高热下,妻什么都糊涂了,但却知道她已有一个孩子;她什么人都忘记了,但却没有忘记她的初生的爱儿。她做着呓语时,旁的什么都不说,就只喃喃地叫着:“阿囝!囝囝!弟弟!”大概因为她自己嘴里觉得难过吧,她便联想到她的孩子也许口渴了,她有声没气地,反复地说着:“囡囡嘴干啦!叫娘姨喂点牛奶给他吃吧弟弟口渴啦,叫娘姨倒点开水给她喝吧”妻是从来没有过叫喊“囝囝”“弟弟”“阿囝”这样的经历的,我自己也从来没有听她说出这类名字,可是她现在却这样熟练地、自然地念着这些对于小孩的亲爱的称呼,就像自己已经做过几十年的母亲一样——不!世间再没有第二个母亲会把这类名称念得像她那样温柔动人的!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