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11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你一心闯天下,我一意为你古亭独痴守。一声声,似雨打芭蕉,不知为何,莫名就想到了烟雨红尘这个词。没有青灯,也没有纱窗,也注定酝酿不出雅致的氛围。然而,在这个不算唯美的意境中,我却觉得一切似乎游离于世俗之外。说是烟雨红尘,不如说是踏着红尘烟雨路,感受那一份安宁。每一个日子,让心静如水,不再纠结过往,不再凝眸远望。该来的迟早会来,该走的徒劳一份挽留。我只记取相逢之初的美好,任一程思念落地花开。依着光阴的脉络,我在阳光和煦的春天,为你写下一世长安。

我只需要放开自己的视野,不再束缚着自己的精神。我想应该是快乐的吧?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在我未来,我来君已走。走过红尘尽头,待到韶华落幕,唯有暗自叹息,前世今生只是一番轮回,往事云烟不过虚梦一场。蓦然回首,红尘之外不道离殇之苦,天涯海角只问情归何处。自己是不是因为心浮气燥,而搞砸过很多事?

人在有闲的时候才最像是一个人。情切切,意脉脉。情田种,印双心。拼却痴心逆俗尘,飞鹰解情越南北。君意浓,我心痴。千般娇,万般怜。纤手相拥,柔情相偎。缠绵绣帏遮,缱绻羞春光。一颦一笑系吾心,一语一言暖我怀。回想前生未了缘,泪滴成冢怨孟婆。误尽几世佛前愿.鸳鸯并颈已成空。倒不如学学《浮生六记》里的沈复: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

母亲和祥兰姨的故事很多很多,每当她讲起小姥儿、祥兰姨,讲起“北荒”的大烟儿炮、大榆树时,眼睛里总流淌着思念的光。我姥爷家谁结婚办喜事儿了,我妈总是拉着北荒来的人亲个没够儿,没完没了地问小姥儿咋样了、祥兰姨家过得好不好,白天唠不够,晚上领到我们家唠一宿,内容都是关于小姥儿和祥兰姨的细枝末节----。仕途枷锁。你北上,我原地以待。从此山高海远,日东月西。缘分已尽,去留无意。母亲的故乡在海伦市的一个小山村,姥爷管它叫“北荒”,而我们这儿叫“南荒”,小时候脑袋里的“北荒”一定是个草木茂盛、野狼出没的地方,离我们遥远而且陌生,姥爷说上“北荒”骑马也得走几天几夜呢。

梁实秋说过,手脚相当闲,头脑才能相当地忙起来,每个人才能有闲去发展他的智慧与才能。时光匆匆,往事如烟。站在又一个腊月的路口回望故乡,无论我身在何时何地,依然会想念我的故乡;想念那个遥远的小村庄;想念那记忆中的家;想念那村口的老榆树;想念那故乡的老井;想念那故乡的老屋;想念那些腊月的记忆;想念那些腊月的味道――这无尽的乡愁,终究是想不开、忘不了、放不下、淡不了的你有你的生命观,我有我的生命观,我不干涉你。只要我能,我就感化你。如果不能,那我就认命。

一程光阴,不过书写了一份相遇与别离。于悠悠岁月中,一路轻歌曼吟。只是丝丝隐隐都都跌落成心底的痛。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即使,我以一颗坚若磐石的心慰藉风尘。许多的意象依然在错落的枝节上生长,那些忧伤再次被温柔的念起不言红尘细碎,不说牵念悠长。小雅复小雅,“情话”煮“情话”。我是人间惆怅客,一丝闲愁万千结。一丝闲愁在忽明忽暗里纠缠不止,我在梦幻与尘世之间游离。时暖时寒的意境错落无序。等待一个人不要多久,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牵手,因为缘分都是不经意间的事。或许,我们彼此都是以朋友的名誉默默的祝福着,只是需要时间的磨合,才会走过万水千山、朝朝暮暮。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