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心水论坛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13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是一次长途的跋涉,它需要的是毅力和坚持。再长的路,只要我们抬腿落步、始于足下,一步、一步终能走完。即使人生有再多的不如意,我们也要勇敢地接纳,用微笑和智慧化腐朽为神奇,化钢铁为绕指柔。寂寞冷清的夜,恍然徘徊不前,沉寂在这幽深夜的黑里,幻化出片片激情。我孤独地蘸着夜的黑,涂抹着心的颜色,终把一颗遥想牵盼的心,重彩而生。盼你,在此时此刻,盼你,在时间的某个支点,你,会不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个人的时候,内心住着清风,指间溢满花香,纵使寂寞,也能花开成海。千回百转,心事回到你我初见,遥想当年模样,一切已不似从前。而花谢呢,花谢是花的归期吧?它是绚烂后的沉寂,是使命完成后的又一种升华。生命,是需要跌宕起伏的,落花成殇,固然悲戚,但何尝不是另一种活着?龚自珍在诗中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它只不过转换了形式,变成了养料,又为来年催开万千花朵。

飘荡在心间的呓语,微醺着黄昏的醉意。朦胧薄雾,渗过窗外的帘幕,在江南小镇邂逅一丝雨意,滋生了几世的彷徨。有人说思念也是一种幸福,可我还说就怕有些人承受不了这种幸福早已多次泪流满面了,孤寂中最容易思念,沁入心扉的只有酸痛,无法靠近、无法相拥,也许这就是思念的根本原因,无奈的人生将我们分隔两地,深深的感情让我们彼此想念,思念的海浪起伏不平,最终将思念涌上心海边。 阳光从折断的遮阳蓬旁边,拥挤着照在甲板上,就像甲板下面点燃着一团火。莫道山不古,只是爱相守。都说天无岁,嗔怨风不留。黯魂追思,夜夜反侧,泪湿鲛绡透。盏茶阙词人不醺,只是醉了秋。本来一切都显得很美,我们可以像其他的情侣一样的牵手,恋爱,甚至可能会结婚生子。。。。然而终归还是没有。飞机带你离开,去到你想要的国界,追寻你要的未来。

而我还处在寻梦的最初路段,为了不给世人留下寻死的笑柄,也为了自己能完整的到达路的终点,我还需通过不断地自我修养使自己全副武装,因为我懂得前方的路好似一座偌大的拱桥,上坡会越来越难,下坡便会容易许多......原以为,下着雨的天空,灰蒙蒙一片,该是寂寞的。可M两声惊奇的呼叫,却让我领略了另一个版本。当我的视线顺着他的手指越过树梢向低空望去,有一些勇敢的小鸟,在密密的雨丝中起伏穿行。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要冒雨飞行,M说耐心等一会,就会明白的。果然,在小鸟飞行的区域,我渐渐发现,有一些不易觉察的小飞虫,也同样在雨中游荡,莫名其妙的非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引诱小鸟。小鸟们也都相当领情,个个都是精明的空中猎手,它们在空中侦察盘旋,发现飞虫,快速追击,一口衔住,便又开始找寻下一个目标了,循环往复,乐此不疲。M也是一样的乐此不疲,定定的站在门口,用他的目光追逐着风筝一样飘忽不定的鸟影依着暖阳,恋着四月的春光,想到春天即将过去了,真令人难舍。然而时光就从那一字一眼,一心一念中悄然而过,抓不住的时光,如握不住的水。如果能不问凡尘俗世,只赏自然风光,听山泉叮咚奏乐,听鸟雀嘹歌欢唱,如此这般,任岁月流逝,日子倒也过得舒心惬意。

取一份优雅,聆琴音而来,深情不语,月光溅落的忧伤滴在我的眼眸里,我在静默的时光里,轻轻叩问,可否把我的心事传递,我于月光下,想着月下的故事,想着你的好,想着你温情的笑,我在倾城的月光里守望,每一次期望的眼里总盈满泪水,我却甘愿守候。一缕清影雕琢了往事的墙,孤独的音符吟唱着生命的尊贵,用指尖轻描我的命运,用脚印叙写季节未完的诗篇,用最真实的眼光去触摸来自灵魂的渴望,继续着只属于我的沉默于不朽。梦里百花落,花落叶不知,七巧相思扣,不寄相思,红颜青丝未覆雪,情轻几何有谁知?心事惚渺,愁眸尽殇,望不尽咫尺。独寞月色冷,方觉天仍寒,抚琴对月吟,空吟怨婵娟,一曲委婉着迷离,恋逝花前谁独泣?勿弄思量,牵挂尽惘,道不尽离殇,心事茫,伊人未行远,红尘谁人回?一曲琵琶语,两眼泪花聚,相思苦,盼中守,朝看花开,暮数落瓣。香艳未散,最怜蕊残,欲借绛珠仙子花锄用,想给花瓣垒香冢,伤心问飞燕:几度风雨离人愁,陌上花语谁最忧?低眉问孤心,何时方得中秋月,何时才赴柳下约?不久,虎妞真的怀孕了。祥子拼命拉车、干活儿。祥子病倒了。这场大病不仅使他的体力消耗过大,而且虎妞手中的钱也用完了。为了生活,祥子硬撑着去拉车。虎妞的产期到了,由于她年岁大、不爱活动、爱吃零食,胎儿过大,难产死去。为了给虎妞办丧事,祥子逼迫卖掉了车,这样,他到城里来几年的努力全部落了空。我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折断过多少翅膀,因为笨鸟才会先飞。如果非要把自己形容成一种动物,那么除了猫。我想再也没有何物比之神似。懒散,安静或者说孤僻,却又赋予了与生俱来的一股傲气。从不主动,却又爱恨不离。习惯性的蜷缩在自己的角落,用着各种伪装保护着自己。除了自己的世界谁也不理。

病得那样厉害的妻,把两颗深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将抱近病床的孩子凝视了好一会,随后缓缓的说道:“这不是我的孩子啊!医院里把我的孩子换了啊!我的孩子不是这副呆相啊”我确信孩子并没有换掉,不过被医院里糟蹋到这样子罢了。可是无论怎么样解释,妻是不肯相信的。她发热得太厉害,这时连悲哀的感觉也失掉了,只是冷冷地否认着。 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永远说不清楚,就像这个夏日想念一朵雪的模样。 想念有错吗?

看到这最便受到人类不平的待遇,满脸通红,没命的哭着的自己的孩子,再想到那在危笃中的母亲的敏锐的听觉,我的心是碎了的。然而有什么办法呢?我先得努力救那垂危的母亲。我只好欺骗妻说那是别人的一个生病的孩子在哭着。我狠心地把自己孩子留在那些像虎狼一般残忍的看护妇的手中,用医院的救护车把妻搬回了家。被万千世人所理解的梦不是理想而是循规蹈矩,不被人所理解的梦不是寻死而是突破。突破的不仅仅是世人的所给予的枷锁,更是自我人生价值的突破。前方的路遥不可及,布满荆棘,每走一段都是尸横遍野的惨景,甚至有些人怕迷失在前方的路中便身系着一根绳,绳子的另一头捆绑在一对白发苍苍的夫妻身上,绳子稍有松弛或紧绷,那些人便会破口大骂甚是消沉沮丧的痛苦流涕,路旁的人还捧怀大笑讥讽着面前和不断向前的人们......因为生命里没有了期待和希望一场襟飘带舞的烟雨,带着风絮飘零的呓语,穿过了悠长的雨巷,穿过了雨夜略带潮湿的静寂,若经年回旋在岁月里的恋歌,浅吟清唱的眷恋,多少怅然未落的寂寥,氤氲着一怀淡淡的离愁,今夜,低眉时涌出的泪水,也可以,肆意的将往事淹没。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