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坊官网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15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当姐姐远嫁他乡,当荷花谢了又绽,我也成长为明了谁家小伙帅气,哪个小伙值得交付感情的大姑娘。不久,邻村一帅气男孩闯进我的心里。有又一个秋天来临,我与小伙手牵手来到村口荷塘边,望着荷塘月色中摇曳的荷花,他摘下一朵送于我,我在嘴里品咀着荷花,羞涩地望向小伙,他说:你的笑容比荷花还香甜!我说:如花笑靥只为你绽放所有的理由都是陶醉,从跨入门槛那刻起,就注定你是我的人,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不论是候鸟的飞离,还是云轻抚孤月,都是感染了你的不安。因为你的美,早已被写在我美丽的词典中,你痴心的港湾,只能在我爱的梦里搁浅。作者:冷落清秋爱情受理想原则支配,婚姻受现实原则支配。爱情本身拥有一种盲目的力量,会使人不顾一切地追求心目中的偶像。所以,当一个人考虑是否要与不太爱自己的或自己不太爱的人结婚时,她(他)已经在受现实原则支配了。理想原则追求的是幸福(事实上未必能追求到),现实原则要求避免可预见的不幸(结果往往也就不会太不幸)。可以用两个标准来衡量婚姻的质量,一是它的爱情基础,二是它的稳固程度。这两个因素之间未必有因果关系,所谓“佳偶难久”,热烈的爱情自有其脆弱的方面,而婚姻的稳固往往更多地取决于一些实际因素。两者俱佳,当然是美满姻缘。然而,如果其中之一甚强而另一稍弱,也就算得上是成功的婚姻了。以此而论,双方中只有一方深爱而另一方仅是喜欢,但在婚姻的稳固性方面条件有利,例如双方性格能够协调或互补,则此种结合仍可能有良好前景,而在长久婚姻生活中生长起来的亲情也将弥补爱情上的先天不足。

今冬,下了好几场雪,这一季,格外的丰盈美丽。梅恋雪,如约开,又是一年梅韵芳菲时。许是懂得梅与雪的贞爱之美,时光,优雅而端然,心愫,抵得过时间的匆凉。如若,生命是一场孤独的旅行,山长水远的途经,一草一木,一景一物,无不是光阴的厚待。而自己,也终会动情地想念最初离开时的一处雪色原乡。想得越多,泪水越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像窗外的雨水,一旦撕开了决口,那是蜂拥而上,一泻千里。心酸苦楚,在这一刻,全部幻化成娇滴滴的眼泪,流过脸颊,滴落到嘴唇,不小心舔到,原来泪水是如此苦涩的。所有的卑微,所有的苦闷,所以一切一切消极的想法,负面情绪,在人前或许隐藏得滴水不漏,可是独自一人,这些都从封锁已久的心里牢笼,喷涌而出,洒落天地间,别人不知道,也不需要别人知道。夏天,花园里的树木郁郁葱葱。似火的骄阳照在池塘上,好像给池塘披上了一层金纱。池塘里那一朵朵粉色的、白色的荷花亭亭玉立。一阵风吹来,荷花翩翩起舞,散发着阵阵清香。浅秋,恍若一夜间,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

周末与闺蜜逛街,偶遇邻家姐姐美兰,曾经亭亭玉立,肤如凝脂的她,如今体态丰盈,肌肤黑而红,已无当年的清秀,也没有了当年的纯真和如花笑靥,令我即心疼又感叹岁月的无情!有时候,旁观者未必清,当局者未必迷,只是不想去解释太多或者强调太多没有意义的话,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本来就不同,何必勉强。每年的这个时候,家乡的亲朋总是不断地询问归期。这两年信息少了,大多都转到了微信。每次登陆,都是一片暖暖的问候。终是内心温暖满满的小女子,偶尔,也会傻傻地抱着手机,为一行留言小字,感念不已,动辄流泪。不为相思苦,只怕把春负。

作者:天涯望海楼主人于是,家成了留守者的囚牢,却是游子日思夜想的,温馨的港湾。留守者随时想插上翅膀,飞向游子的身边,而惧怕时常在电话里的嘘寒问暖。父亲的身影,似乎永远定格在那张全家福上,而游子对亲人的思念,也永远定格在了那张全家福上。每当学校开家长会时,。孩子们希望去的是父母,而不是年迈的爷爷奶奶。他们希望每个生日,有父母给点着蜡烛的蛋糕,然后闭上眼睛许愿。他们希望父母能够为自己伸张正义,去教训那些欺负自己的坏孩子。更希望父母,看到自己考满分时的笑脸,他们也时时盼望能听到,能听到自己没及格时,或淘气时父母的责骂声。他们希望每天一觉睡醒来,有父母慈祥和摧促起床的笑容可是,可是这看似单一的心愿,我,却无法满足你,孩子,这份亲情,是我一辈子对你的亏欠。今冬,我的城无雪!雨是绝妙的键盘高手,不管是坚硬冷涩的水泥地,还是光滑平坦的青石板;不管是娇嫩柔软的花枝,还是柔若无骨的湖水,雨都能弹奏出或铿锵、或清脆、或缠绵、或舒缓的曼妙琴音来。

爱和被爱同是人的情感需要,悲剧在于两者常常发生错位,爱上了不爱己者,爱己者又非己所爱。人在爱时都太容易在乎被爱,视为权利,在被爱时又都太容易看轻被爱,受之当然。如果反过来,有爱心而不求回报,对被爱知珍惜却不计较,人就爱得有尊严、活得有气度了。说到底,人生在世,真正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做人,与之相比,与谁一起过日子倒属于比较次要的事情。不过,这已经是题外话了。十一月的天空,我的小城在下雪,想必南方的那个城市也是冷风凄凄了吧。雪花,飘飘洒洒,带着我的牵挂,轻轻地落在我的肩上,突然,一丝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静静地望着天空,任思绪如絮,心事飞花。是谁说,想念一个城,是因为城里住着某个人。想念,如雪花,默默地不动声色,却是朵朵落在心里江南的夏季既炎热又多雨,时而艳阳高照,似乎想把每一寸土地都炙烤成焦土,时而倾盆大雨,似乎想把每个角落的污垢都冲洗掉。我,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与这湿热的天气纠葛缠绵一辈子。比起骄傲的太阳,我更喜欢瀑布般哗啦啦的雨水。常常我在想,那不仅仅是雨,那也是我情感缺口流出来的泪。然而,值得欣慰的是,现代社会,是被高科技笼罩,在无数的看着电脑中的人群中,亦不乏有更愿意走在月光下的人。

冬的尾声里,映露的眸光,平宁而寂然地细拢一处胜雪的冰清。少年听雨的萧凉,盛年听雪的温柔,风里行走,改变了年华的气质,冷冽与空茫,轻巧地藏进眼底。风吹起乌云的长发,思绪飘飘,回首的路口,已是雪落白头。爷爷在世的时候特别喜欢我,他常在人前夸我是他的孝孙子。记忆里,爷爷古稀之年仍一人单独居住,自己独立生活深感寂寞又有诸多不便,好在我们虽不和爷爷住在一起,但在一个村上,我父母及我们都在爷爷身边,爷爷的大小事情也有个照应,爷爷的日子总算还过得相安无事。你是个情感丰富的女人,有对爱情渴望的心语:“不再奢望什么轰轰烈烈的爱,只想要个不会离开我的人。冷的时候给我一件外套,难过的时候给我一个拥抱,就这样陪在我身边,只要说一句不离开,就够了。”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