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奶奶心水论坛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6:14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五月的古城,温情花开,投予苍凉的旧时光一束阳光,驱散历史的书卷沉浸的悲伤。古色古香的南国,温柔如水,淡如烟云,走过几度风雨,几度春秋,辞去经年,褪去华丽的荣装,披上皎洁的月光,戴上夕阳的面纱,穿上彩霞织的素衣,摇曳在南国五月的红尘中。孩童之忧惧,需由同龄伙伴方可排解。不几日,打扮一新,花枝招展,入新学校,教室宽敞明亮,操场热闹欢快,书声朗朗,此起彼伏,抑扬顿挫,相得益彰,乡村校舍所不及也,顷刻之间,畏惧之心,豁然开朗。虽如此,仍然心存卑怯,懦懦入座,不敢张望四周,不敢开口言谈,未闻老师教授,唯在心底思量,待下课铃响,方敢转身回顾,这城市的孩子,衣着洁净,文具整齐,言谈有礼,举止有节,纵是顽皮角色,也少有粗言糙语。索性,我也跟着她拔草。所以,我总喜欢那么快活地蹦在你身边,喋喋地述说着我的见闻,希望你能体会我的哀乐,了解我的世界。我只想,你也能把你那日渐合拢的门依旧如初恋时一样地向我敞开,让我们彼此融合,彼此沟通,不让经久的时光,把我们的世界隔离,产生可怕的距离,我不要让你我都互相成为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我只想让爱情之河,源源不断,清澈流淌。雨后的山路还有未干的泥泞,但空气里却没有潮湿的气息,天变得湛蓝湛蓝的。说是榴园,其实没有园,是一处山林,漫山遍野地全是石榴树,我暂时给它取名为“榴园”。

我是庄生的蝴蝶,翩翩起舞的翅翼划过岁月的河流。你在绽放,绽放最美的年华,绽放向日葵的温暖,绽放山菊花的狂野。每一个花瓣上都洒满的爱的阳光,你的美丽让我窒息。吃过晚饭,母亲就便和我交谈了起来。母亲叮嘱说,在外吃饭时候,一定要少喝酒;要多关心孩子的学习;要经常帮助妻子做点家务;晚上要早点回家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母亲,心里竟然装了那么多的心事,和母亲的谈话一直到深夜里。静静的夜,柔柔的心,思绪飘摇——美丽,不期而至。我喜欢洱海。除了洱海,我喜欢所有的大海和江河。坐在海边,看风卷起一层层波浪,只需要安静地看,什么都不必说,都在无言中。南国五月,宛若撑着一把花纸伞的南方少女,在长长的雨巷里低语徘徊。它,清丽,纯净,安静,温柔如缠绵的细雨,丝丝雨线,缝合了天涯与海角之间的裂痕;南国五月的城,小小的城,埋藏着小小的梦,停驻着柔情似水的人儿。

此刻,夕阳已沉沉落去,而晚霞仍在恋恋不舍。路上的每刻,自当简单生活,惬意浪漫,温润静好,香甜如蜜。途中,所见的风景,体验的情感,顿悟的哲思,一如刀刻记忆,珍藏在心的底片,化作文字的飘逸,泼墨到时光的册页,飞驰到遥远的心界外。过往已是曾经,当下即将过往。过往当下,循环往复,成就前世、今生与未来。五月的蔷薇架下,我只想,邀你坐下。

站在初春的时光中回眸远望,记忆深处的风景,犹如紫陌上的昙花一现,犹如苍穹里的流星划过,缤纷着流年里的点滴温馨,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印记。落花纷飞,烟雨流长,生命的厚重总是与光阴同行。在流年的光影中,用随遇而安的心境,品花落花开的深情。爱,是美妙优雅的旋律,是生命中最美的主题,若能在人生风雨中相伴同行,不畏终老,直到鹤发苍颜,须白皱深的时候,便是岁月给予我们最深情的馈赠,温暖着彼此如水的人生。这就是你和我之间所有的事情,少得可怜。我却丝毫不后悔。风情,开到极致就会凋落,疏离久了,便是无尽的沉默,奈何人情太过凉薄,恨岁月没有等我,后来听说,往事是用来怀念的。香散了,再无处找寻,心淡了,再无处栖身,一程心念的转身,便是一辈子的杳无音讯。每一个季节都会盛放或凋零一些花,每一段路程都会走散或相遇一些人,唯有铭记心间的美好和那一段繁华的时光。心种一朵花,落笔都生香;心若似花开,沧桑也欣荣。

于是,我们背起行囊去追寻心中的理想,走过程程山水,道道沟壑,饮一抔清风白露,颂一曲云水禅心。我们从最深的红尘走来,撩起烟火的面纱,去寻觅一生的爱情。彼岸流光,牵念出笔笔清落的情意,摇曳于阡陌网尘里。清风明月下一盏青梅酒,我一饮而尽,浓浓烈烈,溶了相思,暖了红尘。如若流年一转身,可否许我一晌柔情似水?有些时候,最轻易的一句留白都是最彻底的防线。本以为拥有,可走着走着,现实的一切却成了记忆的感慨,最后留下来的色彩也只有那些曾经沉浸在梦冕里的当初。或许,现实就是这样,冲动一回,手心里握住的温暖就只剩下天各一方的憔悴。当然与眼前所见的景象略有不同,因为这里的山草还很茂盛,正应了那句“秋草晚才青”的意境。大概它们也知道寒冬快要降临了吧,只有好好珍惜这不多的时光,尽情地生长生长,才不枉春与夏的歌唱

当光阴老了,沉淀已久的心事,也渐渐地安静了。檐下煮雨,竹林听风,不为风的方向而惊扰,不为雨的情怀而起伏,守着一窗温柔的月色,读一首温婉缠绵的诗,听一段禅心如梦的歌,醉一场简静时光的暖。如若可以,我愿意就这样,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老去。人是要有梦想,有目标的。有梦想,就会产生动力;有目标,内心才会坚定。但若好高骛远,不切实际地追求过高过远的目标,不明脚下之路,梦想和目标便如同镜花水月。因遗忘,而不知自己深陷在梦中还是梦外,总在虚无缥缈的国度流浪,甚至不曾去感怀过曾经所拥有的温暖,只将离别的悲伤与失去的凄凉填缺着所有寂寞。总喜欢将最美的时光,任由岁月摆布,遗忘与深记不再左右。亦或者在今后的行程中相遇陌生的人,却遗忘着熟悉的人,就这样交替着,失去了最初的温暖。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