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算盘玄机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6:17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身在曹营,心在汉”,契合了我此时的状态。此前对西寨山的一心一意,竟被那一湖如缎似锦的秋波搞得心猿意马起来。无奈路途艰险,不容分心,只好将那份惊喜与惦念,化作攀援的动力,加快了步伐,加强了期待。舍不得,是因为相信爱情很近,对不起,是因为流泪太认真,思念是一种很美的东西,希望在心头,泪水在对岸。渴望的世界,有一万个舍不得,等待的爱情,有一万个对不起,是情,是缘,也是人生的愿意。很多话,藏在心里,说不出来,就走散了,很多事,想不到,就流泪了,每一个开始的舍不得,都是最后的流泪。或许终要,留一份珍重在心,有些遇见,是惊艳,亦是温暖。有些离别,是注定,亦是随缘。岁月的道场,复杂又简单,就让我们以一颗如荷的素心,将所有的淡雅与妩媚,根植于藕花深处,让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沾染些许禅意,些许淡雅,些许此刻的盈盈荷香。而我,依然是那个不喧,不嚣,不骄,不嗔的琉璃女子!

一路逝去的风景,抛不去那段为你研墨挥毫落笔画爱的岁月,那年的风情于萧瑟的雨幕里逝飞扬的般若,心里真的只剩下一句,一句好难忘、好难忘...倘若时间隔不断留在各自心中的情感,那么就一同印证曾经给过的温情,随着年华在命轮一点点流过,光阴被洗涤过后,对于世间太多的人与事,心开始冷却了,我想,我终是一个不习惯喧闹氛围的女子,清清淡淡地护着一份真情便觉足够,即便时空不同,我仍是习惯一个人到处走走停停,看着你一路行走,伴着岁月沉淀过的温暖,静静地念想,或许时间让一切都变了样,只要曾经的真情犹存,我仍旧愿意守着心底纯白的暖意,或行走,或停留。世间之大,总有一人值得你温柔相待,心里很小,却总有一隅能收留你的漂泊。走着,爱着,便是慈悲。光巷的巷口,渐绿的草木深了,心幽了,月季在园里寂寞开着,小虫子的呢喃日渐清亮,我取了清晨花朵上的露珠,用清淡腌了一坛老光阴,日久沉香。

等雪,等你的日子,是落在浮生蒹葭的一朵梅花。感念深深,沏一壶浅茶,且等雪,漫漫茫茫了大地,栖满了梅枝。你可否与我,共采苍苍蒹葭,共我牵手一直走,慢慢白头?!微笑着,告诉你,而你已经走远,这个世界是孤独的,唯独对不起三个字,说一万遍,也是回眸一笑,等一万年,也是苦苦的相思,才知道世事难料,人生难忘,多少蹉跎,多少无奈,只剩下一个人的活着,一个人的守望,对不起,舍不得,一个是泪水,一个是思念。是啊,等到把风景都看透,无路可走的时候,才想起曾经最初的心愿,只是想看一场姹紫嫣红的春光,喝一杯赏心悦目的清茶,无论暖和凉,做一个洗尽铅华的女子,爱一个平静的人,无论对与错,携手沧桑尘世,看尽日落烟霞。可是,我们总要等到过了很久,总要等退无可退的时候,才会恍然觉悟,我们曾亲手舍弃的东西,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比如说,单纯的笑容,和清澈的眼神。心若向阳,便会不断去寻求,去探索上坡路的风景。逆风而行,或许寸步难行,然而它永远比一路顺风看到的风景更丰富,更辽阔。

于是,家成了留守者的囚牢,却是游子日思夜想的,温馨的港湾。留守者随时想插上翅膀,飞向游子的身边,而惧怕时常在电话里的嘘寒问暖。父亲的身影,似乎永远定格在那张全家福上,而游子对亲人的思念,也永远定格在了那张全家福上。每当学校开家长会时,。孩子们希望去的是父母,而不是年迈的爷爷奶奶。他们希望每个生日,有父母给点着蜡烛的蛋糕,然后闭上眼睛许愿。他们希望父母能够为自己伸张正义,去教训那些欺负自己的坏孩子。更希望父母,看到自己考满分时的笑脸,他们也时时盼望能听到,能听到自己没及格时,或淘气时父母的责骂声。他们希望每天一觉睡醒来,有父母慈祥和摧促起床的笑容可是,可是这看似单一的心愿,我,却无法满足你,孩子,这份亲情,是我一辈子对你的亏欠。拥一怀的巴望与期待,那漫坡的红叶绿枝,那透过枝叶斑驳的光影,那山下一望无际水墨画似的梯田,无形中妆点了我已然云飞霞染的心情。感恩山野,感恩自然,将这一首首极富神韵的诗篇,无私地奉至眼前,任我欣赏,任我玩味,怡情又怡心。还记得那个第一次爱上的女孩,红尘中的相望,就记住了那张在我看来,美若倾城的脸,你的一切,我都尽量去了解,默默看了你俩年,看着你拉着那个他,才觉得,我错过了

来过,便是最美。不要管,那些风中的细语凉了几分,落在月下又会被谁捡到。不要问,那些花中的呢喃暖了几许离散,会遗落在谁的身畔。那些久违的等待,那些搁浅的心事,终会在起笔落墨间,丰盈了所有的流年。从此,见与不见,念与不念,一直驻留在那年,那月,那时。回眸时,亦会滋生出悠悠暗香,如最初般静好。树的寿命是如此长久,在我们死后很多年,这棵古树还会枝叶繁茂地生长着。一想到这一点,无边的嫉妒就转成深深的自卑。作为一个人活不了那么久远,伤感让我低下头来,于是我就看到了一棵小草,一棵长在古树之旁的小草。只有细长的两三片叶子,纤细得如同婴儿的睫毛。树叶缝隙的阳光打在草叶的几丝脉络上,再落到地上,阳光变得如绿纱一样漂浮了。家乡多山,可都是些小山。因为山小,自然不可能有大气的名字,所以随随便便拿些动物或植物来命名。燕形山,远远望去,真的像一只振翅欲飞的燕子,最传神的还是它的头,微微扬起,似乎在呼唤前方的小燕子。老牛山,不是形状像牛——传说有一头老牛耕了一辈子地,最后累死在田里,主人不忍吃肉,把它埋在此山,后来人们就把此山称作老牛山。狗头山,其头像狗,却连着一个威猛的身躯,很容易使人想起那句“画虎不成,反类其犬”的成语。黄土山,当然是因山上的黄土得名。竹子山,山上并不都是竹子,也有杉树、杂木,梅、菊这些和竹子有“亲戚关系”的自然也会在山上“安家落户”。还有些山,干脆就拿村民的姓氏来做山的名字。比如,周公山、毛家老山、李家岭、赵家峰等等,不一而足。如果站在高处看这些山,有一个很不错的比喻——就像大海里的波浪,望不到尽头。只是这些“波浪”是静止的,颜色也不单一。山与山之间是水田,常见乡民耕种,时闻稻麦飘香。一条条小溪环绕在山脚,溪水清澈,鱼虾成群;溪上有小桥,桥头绿柳成荫。山脚下,是农舍、楼房,这些房屋依着山,像依偎在母亲怀抱里的孩子。走过的时光,也染了雪,未觉寒。只因,我稳稳的幸福,握在你的手中,你在哪里,幸福便在哪里。深深地懂得,安静的陪伴,是一树梅开的香,是一院安静的雪,那么美,那么美。

我们才刚成长,爸爸就去世了。妈妈从此之后更多病痛。她在病中照样指挥几个儿女处理家事,至到个个成家立业。我因工作关系,时常在外地,不能好好照顾妈妈,她却活得更加坚强。转眼间,她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更加赢弱。在漫长岁月的途程中,她看起来弱不禁风,却坚毅的活了下来,就是我们最大的安慰,也是她带给我们的最大的爱。是的,妈妈讲不出对人生的大道理,但她却以身示范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投入、执着,带病的身躯却阻挡不了她坚毅的活下来。冷风吹,为你我受冷风吹,吹断我的相思泪,是情,是梦,也是无缘的聚散,缘深缘浅,一份送别,一份淡然,花离别,人倾心,才知道,爱不是说出来,等不是问出来,一个念,一个疲惫,一个再见的夙愿,只是,只是不能再见的安康。等了多少思念的吻别,想了多少爱情的再见,只是一个温柔,一个不能再见的思念。身处在喧嚣嘈杂的凡尘,真的太多的痛苦和无奈,亦或世事无常的变化和沉浮不定的年月,我们总是在这样的时光中弄丢了最初的自己,然后把一切责任推给尘世的几许沧桑,用以安慰。我说了来看你,然后来去匆匆,仿佛我们之间距离并没有两个城市几个小时的路程以及换乘几次的麻烦过程。我可以在周末的清晨站在你家门口,你给我开门,我们彼此确认这是原来那张熟悉的脸孔,一个或深或浅的微笑,一餐家常便饭,午后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家常,一个下午的时间转眼就从指间溜走了,然后各自散去。无须过多的挽留,即便下次见面的时间或许不会太近,然而我有信心不变,如果你也如此,那就无需太多离别的儿女情长了,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作者:世界十大杰出青年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