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斋心水论坛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01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愿孤单的人不必永远逞强,愿逞强的身边永远有个肩膀。

马楠山,一个沧桑、悠远的名字,一个诗意、温情的称谓。我没有理由不爱马楠,因为,那是我曾经拥的、一个如歌的名字。——题记 光阴静好,冬雪翩翩。日子不紧不慢,偶有烦忧,却也安暖。即便百物凋零,却还有生命在梢头摇曳。真想自己是一朵小花,清清雅雅,摇曳着风华,即使细小如丝,也要在时光里斑斓盛开。清闲的日子,温一盏清茶,等一场雪落下,袅娜的茶香,曼妙起一抹遥远的思念,成为烟火俗世间啜心的温暖。卸下尘世的累,让匆忙的时光在茶的香味中轻慢,柔柔地落进眼里,栖息在心头,然后,等一个故人归来,和我对坐在一盏茶香里,赏一场舞动心灵的雪开。

天空不总是晴朗,阳光不总是闪耀,人生,无所谓失去,只怕草率地挥霍。世界上,唯独骗不了的,就是自己的心。它总在你最没提防时,暴露你的欢喜忧愁。对太多的事情,寄予美好的期待,却是一再不尽人意。那些无心插柳随意而为的事情,反而更容易带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人生犹如变化着的四季,途径每一季,都会有着不同的色彩。来去匆匆,变化无常。我们在创造自己的人生的同时,也该充分享受这人生。

明明置身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天,心里却想着一朵雪的模样。此生不愿再与你相遇,因为曾经是那么的想念,也许不曾相见,此时便不会踯躅彷徨,不曾懂得,便不会如此深刻。然而如若时光倒流,回到起点,依然还会义无反顾的拥抱你,依然期待着那一份相遇相知,相惜相依,纵然结局终究还是误了光阴,负了岁月。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我们这里人多地少,家乡的这些山,就成了我们主要的生活来源。山上,几乎毫不例外都是野生植物和农作物并存。一层层梯田,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腰。梯田里种水稻,也种小麦,有时,还能看到雪白的棉花。在我的记忆中,梯田里的水稻总是稀稀拉拉,有村民戏说:收的稻谷要比种子多一半。小麦长势倒是不错,只是产量也不理想,收割后,大部分送到了粮站,小部分磨成了面粉。棉花则可算稀罕之物,因为家乡少粮,地里种棉花需要下很大的决心。我曾经读过一篇叫《江南雪》的散文,作者把棉花和雪联系到了一起,后来又把棉花、雪扯到了家乡和摘棉花的奶奶身上,没想到作者笔下的棉花那么美,蕴含了那么深的感情。可我家乡梯田里这些棉花,却简单得多,常常变成我们脚上的鞋子,或身上的棉衣。犁园、桔园、茶园、桃园,散布在不同的山坡。春夏桃李争艳,秋季金桔飘香。桃园、梨园、桔园,是我们这些孩子的最爱,瞅空溜进园里偷几个水果,那也不算大事,被守园人抓住了,最多在家里吃一顿“笋子炒肉”。茶园一般是不进去玩的,没有好吃的果子,谁能有兴趣?就算追蝴蝶,还担心踩着菜花蛇。有一次,一个小伙伴在茶园里追蝴蝶,结果踩到了一条菜花蛇,吓得摔到在地,碰掉了一颗门牙。红尘纷繁,人世苍茫,数十春秋已过,蓦然发现原来越是平淡自然,方可长久无恙。随心随缘,与世无争,一缕茶香,品尽人生百味,一卷诗书阅尽世事浮沉,一曲禅音荡尽俗世凡尘。 男人都是这样吗?

——题记花开花落随风去,流水一曲任朝夕。

人生总在演绎着太多的关于,其实,我们都一样,为别人的故事欢笑着,却为自己的故事哭泣。相应的,有的东西却在不经意间被抽离了。不再想通过变换外形修改自己了,自己接纳了自己不就等于让世界接纳了自己吗?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