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王一马中特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6:05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我想忏悔最爱的父亲已命归天国每当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我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为几根花丝线,几枝柳条而哭得那么伤心,内心深处的原因也许是因为祖孙几个过节的气氛太过孤单,也许是节日里想念远方的父母 现如今他老人家已经离开我们一百多天了,人们总说时间可以带走逝去的悲伤,但却带不走尘封于心底的那份思念。我们大家想念你,孙儿我多想再听到你呼喊我的名字。人生如茶,不同的人生也会有不同的韵味。温水也罢,沸水也罢,何尝不是人世间的种种机遇与命运?面对那些我们意想不到的痛苦与烦恼,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坦然面对,努力放空那些苦苦纠缠于内心的痛苦。自怜自叹,你又如何能看到人生的色彩与美丽?其实,你对我那样好,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我倒是真的希望,能得到上天的垂爱,让我身边的男子,一直都是你。

如果有时间,哪怕一丁点儿,我希望所有的安排,都能够提前准备好,这样,可以让自己更从容地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保持内心淡定与恬适,去做一个喜欢的自己。

这世间,有些缘,来时如风,去时如烟,只因为,仅仅是岁月长河中不小心击起的小小浪花,待到风平浪静之际,缘去,如水,无痕无迹。我们的感念在天与海之间飘荡。无数次擦肩而过,还是越不过中间浅浅的光年。想想,那蓼蓝,浸染丝织物品,在朦胧的光泽里会有高贵浓艳的妩媚之气飘逸出来,浸染绵麻织物,则有谦和素雅质朴的情态,让人觉得尊贵安静踏实,而且染后,色泽附着在织物上的牢度非常好,几千年几万年,穿越沧桑,经历岁月的侵蚀与打磨,依然可以看到靛蓝朴素优雅的色泽透过悠悠岁月,鲜明亮丽,朴实无华,依然在安静的流露它原本就有的气质。

母亲思念的“北荒”,那里住着我的祥兰姨和我的小姥儿。小姥儿是母亲大伯的小老婆,母亲上中学时由于家离公社远、就吃住在小姥儿家。小姥儿自己没有生育,对母亲特别的好,每天天刚蒙蒙亮就起来颠着小脚儿给我母亲做饭,每次做完饭都用水和一些粉面子箍在棍子上埋进火里,烧一个大大的“粉耗子”,然后用纸包上留着母亲上学带,“粉耗子”被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直到中午吃时还是热的。母亲上学时没书包,总用一块破蓝布裹着书本上学,小姥儿见了,就拿出了自己结婚时的一条枕巾子,用鞋带儿给我母亲“抽”了一个书包,这个书包边儿上抽出均匀的褶儿,同时用绒绳儿系了很多毛绒绒的穗儿,非常漂亮。母亲为这个新书包儿高兴了好长好长时间,母亲永远忘不了小姥儿那颠着小脚儿做饭的身影,永远忘不了她小大娘那个枕巾抽成的书包儿----。

你说的无所谓,我伤的彻底,剪一抹情丝,朦胧了双眼,念你在心海晕开了涟漪。你说,往事莫要再提。思念穿成线,沿着飘雨砸在脸上,爱你曾痛彻我心扉,有谁能够体会。那些想象力极度发达的岁月,多少荒唐的旧事如今仍历历在目。在一个风狂雨骤的黄昏,全村人出动,把几里内外的麦子拔出来聚在一起,拉到村边的同一块地里,大家一起动手重新栽种,密密匝匝的一地麦子,半大小伙子站上去似乎也能承受得起。第二天,一群穿着整齐的人站在地头凝望着麦田,脸上充满了惊异和喜悦。一声令下,镰刀挥舞,边收割,边评估,辉煌的捷报便从这儿飞向远方

那些生活拮据的岁月,农家烧的柴草几乎没有着落。收割后的麦茬充满了神奇的诱惑,村里派专人看管,宁愿翻地犁田时掩埋在土中,也不会让人挖出晒干升火做饭。无奈的人们乘夜深人静时偷偷溜出,带着铲子跑到麦茬地,挖一些麦茬,匆匆背到家里。那时,村里发狠,抓到偷麦茬的人往往要进行严厉的惩罚,分派重活、力气活,也有游街批斗的。岁月流逝,如今想来,自有一滋酸涩的苦味在心头。有时候自己写下的文字,自己都会感觉陌生,几年前,可以夜夜等一个人等到凌晨,只为了能够说上几句话,说是单纯还是喜欢的迷茫,说到底,不过是败给了青春年少。总觉得现在有时间有精力可以为一个人多做一些事,像那些年一样,折几百个千纸鹤,折几百颗心,就算分开,就算知道不会珍惜,也要递到他的手里。可是现在,真的害怕付出了,也害怕自己带来的负担。女儿,在你长大以前,请允许我一直的陪在你身边。因为等你长大之后,妈妈迟早会变成守望的角色。如同你外婆对我的守望。你是开在我生命之中的生命之花,是我的伙伴,因为你帮助我走出了那片命定的荒芜,心里开始有了无数的希望在萌芽。人的一生,好多的事,好多的缘,错过就是一生。人生的棋子,一步错,步步错。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