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沙娱乐官网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05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不知是庆幸,还是悲哀,我们不是它们。经历了生离死别,看惯了悲欢离合。面对生命中来来去去的缘,不悲不喜,拈花浅笑,云淡风轻,坦然接受赐予我们生命中的春夏秋冬。众人尽知春风、细雨、阳春、柳绿桃红,皆属春之形也。春,生命之象,幽涧岩松,石下竹笋,未丰羽之雏鹰;皆示众以力量,授众以志铭。吾等后生,应力极向上,刻苦钻研,以笔墨书绘蓝天、流水、小桥、芸芸众生。座位被调离,但与你相距也不过几尺之远。我熬不过思念的痛苦,将浓郁的心意镌刻在薄薄的白纸上,趁教室空无一人之际,偷偷地塞进你抽屉里。转眼间,喧闹的校园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安静,上课了,老师在讲台上熟练地讲着课,我假意认真听课,却时不时乜斜你一眼。我的心七上八下,如麻线般乱。一边是紧张,害怕从此连朋友也没得做。随着你的表情变化,我的心愈加忐忑不安。最终,你笑了,然后笑意刹那间失去了我世界里需要的底色。我不停的揣测着,开始后悔在上面写了一些幼稚的只言片语。我不敢以情书来命名那张碎纸片,因为它在我后悔的那刻就丧失了我追求的权利。漫步在幽静的小巷,路过一个转角,一阵熟悉的旋律,在心里激动的歌声传来,“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不再找约定了的天堂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借不到的三寸日光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听着优美的歌声,却沉醉在它的世界里久久不能自拔。抬起头,伸出五指,看了一眼太阳光,然后哼着无人问津的歌谣,潇洒地离开,只留下一个陌生的背影。

秋来了,风尘中的故事,被一树落花纷沓。会有个彼此在乎的人,为自己抵御莫名来袭的薄凉。季节流转,所有经历的悲欢,写意在细细浅风里。心的方向,不必多么遥远,只在命运宽宏的地方。我常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为何我就这样喜欢安静呢,又为何在极度安静的时候又想要热闹的狂欢呢,无奈一个人总是无法狂欢,纵使放着劲歌热舞,跳的满头大汗,心里依旧是孤独的,还是在学校的日子好啊,有相伴的人,晚上也有一起疯狂的人,既安静,又热闹。一叶凋落便清冷的季节,情怀淡淡惆怅,亦轻悠飘零。委婉于风中的低低吟唱,倾诉着花和雨凄迷又美丽的心事。飘来又散去,是谁流连风尘的影姿,妩媚又多情,是谁浅秋之际的容仪。杨望明帮秀英推着卖菜的小车,秀英顺路买了点卤猪头肉和几个热馒头。文/月下花雨滴

悄悄地,将文字融于九月烟火,将生活的琐碎化为诗意,或凝于指尖,安放在这半盏琉璃的禅意里,于尘嚣处寻一处静隅,不温不火,不急不躁。于这一最美的秋风中,念你,每念处,风起,风递细香。牵着我的手,给我满身的温暖。原以为彼时熟稔的人与事物,都能久伴一生。不曾想过,有些人,恰似一阵风,只是从身边轻轻吹过,从不做停留。多少往事被时光掩埋,多少离人被尘埃淹没,多少等待永远无期?一群文友们老早就嚷嚷着要去乡间看油菜花,我开始骑着小电驴四处踩点搜寻哪里有最美的油菜花,从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到大新镇,一路找寻!微风清扬,衣袂随风而动,你站在河的对岸,远远地欣赏。每个动作都在诠释着我内心的独白,而你远在河的对岸,看不到你任何表情。我长袖轻舞,舞出每一句心语,时而高昂,时而低沉。真想划一叶小舟驶向河的彼岸,无奈三千弱水却载不动一叶小舟,只能隔岸相望。而后彼此道一声:珍重;再说一句相见恨晚。便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便策马扬鞭消失在滚滚红尘。于悠悠岁月里一路行走,沾染了风尘的墨笔已无力将一个人与一段往事描写的栩栩如生了。那些过往经年里不慎丢却的美好不知该用怎样的词句来描摹。月光越亮越孤单,想念越深越痛苦,看尽无数场花事,仍写不尽人事沧桑别离。只想铺就一纸素笺,把生命里的风光都写进一座城里。

不管离别的悲伤,不谈等待的荒芜,只在城里城外种满相思,让泪流成河,让梦化成风。这一生,再不愿去把仅有的一颗心辜负。只在平淡流年里,将心事写成诗,当月光洒下来,当诗人的泪落下来,是谁心急如焚,又是谁望月慨叹:时光荏苒,问君何时归故里?何时,归故里?人若如此,珍惜人生中每一次遇见,我们的生活就不会有更多的遗憾,即使风花雪月已过往,那也斑驳了一段时光,葱茏了我们的流年。在流年的庭院里我安然无恙,青鸟的翅膀划过天空,真的没留下痕迹,看那蓝天澄澈如洗,白云千载空悠悠,阳光明媚静好,我爱极了这样的烟火红尘,季节轮回,山河永寂,盛世清宁。在光阴的菩提树下淡然修行,看桃花盛开,也看雪花飘舞;看人来人往,也看夕阳西下。世间万物皆有定数,它们秉承着大自然的规律,从不失约,从不怨恨,准时抵达,及时散去。时光行云流水般地走过,看那窗外云卷云舒,往事风烟俱净,时有春风化雨,且让来的来,去的去吧。流年匆匆,遇见的路上我步步莲花,只闻花香,不言沧桑,诸多的风景在途中一一禅定,不言悲喜,不计爱恨。初秋的枝梢,却待丰盈。等所有的花开都有了结果,被心情剩下的日子,沉寂成一泓秋水,也便有了生命天空的信仰。

一个得了癌症的男孩儿写给情人的信!

我想改变的,和不想改变的,是身外的环境,而我能把持的,还是我的内心,原有的、根深蒂固的、本性的传统和纯朴,而外部的,该有的还得有,该来的还得来,没有一成不变的日子,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心事,而我,总在云雨泽风的自然中情浓意笃。活着,就大概这个意思。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