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游戏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09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亲爱的女儿:莲之秋韵,最为婉约。一说婉约,自然离不开烟雨。家乡的秋天是个多雨的季节,雨不算大,一下却是三两天。要说愁雨,并未到那个年纪,因雨而不能及时收获的农作物,我从来都不愿去在意。此时雨落荷盘,散落银珠,晶莹剔透不含半点杂质,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年的初恋一般。喜欢是柔情的,伸手于莲叶下接一捧雨的轻柔是那时常做的一件事,也是内心归于宁静的一种眷恋。今夜有风来,有风的夜呀点叫人不敢停歇,慢腾腾的风吹醒了一夜的梦意。梦中的你呀好像己走我而来,又像把我像风一样的给你带去,你说你曾千年的等待、就等这个夜,你说你是千万个夜的风、夜夜都拥触着我的一切。也只有夜里我才不能停歇,不能停歇对你的触摸,你知我的眼里只有你,可你总是不够好好的看着我,唯愿夜里我才不所顾忌。

他愣住转而笑了,说:“我也是这么想。本来我还以为我多高尚,在你危难之际肯留下来陪你,让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不这么做,反倒有些天理难容了。”说莲怀有禅意,首先它一生都在修行,早已思空顿悟。其次多半来缘于它给予农人们太多的恩赐。时光流逝,韶华散去。荷田里早已万奈俱静,而我也不再是那个临水闲剥莲蓬的孩童,把曾经的一些童欢遗落在这半亩荷田里。昔日的青涩亦如此时宁静熟透的莲叶,面对岁月的老去终多了一丝成熟。但我知道,莲藕依旧于泥下暗藏生机,待到来年,又是满田春韵。今生,我愿学莲,守着余下的温情,修行一段慈悲的光阴,护佑身旁所有的至爱。细水流声,宛若桥岸洗衣的少女,轻轻哼唱悠漫的歌谣,飘向烟雨空蒙的远方。水乡的女子,软弱似水,一支发簪,卷起飘柔如水的长发,花香沐浴过的刘海,丝绸般柔滑细腻,每根发丝,融入了轻雾的滋润,一头乌发,像极了黝黑色的砖瓦,在宅院的屋顶展示它飘逸翱翔于雨中的形态。少女,你是纯洁而向往自由的。龙脊梯田分布在海拔300至1100米之间,坡度大多在26至35度之间,最大坡度达50度。从山脚盘绕到山顶,小山如螺,大山似塔,层层叠叠,高低错落。从高处望去,如绸缎般的平滑细腻,象少女裙脚般的灵秀,又如大山温润的肌肤,梯田的优美曲线一条条、一根根、或平行或交叉,蜿蜒如春螺、披岚似云塔,亦如依偎在大山怀抱中素颜乱发的睡妇,显示了动人心魄的曲线美。远眺苍龙腾飞,近观葱岭碧流。遍野青翠映目,碧色连天,山翠如玉,晨雾飘渺,行云流水,潇洒柔畅;磅礴壮观,气势恢宏,似碧涛滚滚。青山翠围中,山高路险,云雾深处,白云仙飘,炊烟袅袅。聚先人之奇迹,集骚客之华章。

人们更加认为他不配我,说我亏——我还年轻,而且眼看着就要更名利双收,我的一本书在畅销排行榜上待了3个月,而且居然还有男性追求者,哭着喊着要和我交往。他更加沉默,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工作上,那是一份平凡而艰辛的工作,我在电脑上劈里啪啦打一阵子,挣的钱就赶上他忙几个星期的了。紧走了几步后,那棵大槐树就跃然闪现。与此同时,一个满头白发的身影也突然一下子撞进我的视线内。那个身影站在槐树底下,正不停地朝大路尽头张望。由于火热的骄阳将四周的影像照耀得明亮刺眼,那个身影只能不停地抬起右手,搭着额前,以遮挡刺目的阳光,吃力地朝前张望。七夕,我真的不想跟你说什么,尽管你是中华民族最最传统的节日,富有中华文明的强大内含,有着太多的文人墨客用诗词去装饰你,有着很多的浪漫传奇故事,但是我真的不喜欢你,尽管有着鹊桥相会的爱情传递,有着牛郎织女天地忠贞的爱情故事。

忙完了自己的事,便和母亲去种庄稼,也算是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母亲一直絮絮叨叨的说着,说着这段时间的种种,顺与不顺;说着左邻右舍,“埋怨”父亲的暴脾气和身体不好,却又不肯戒烟,说几个孙子经常吵闹,说家里的不容易。有时也会问下我在外面的情况,大多数的时候,自己都是在听,并不怎么能接上话。但这也让自己稍舒心下,至少还能当母亲的倾听者,排解下她的苦闷。现在想想,能听到母亲的唠叨,其实也挺幸福的!女儿,在你长大以前,我会小心的呵护你,因为你不单单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福星。不是爱,是回报。因为你愿意与我同行,愿意在我的生命里与我相伴。到底等待了多久?我才与你相遇。到底期盼了多久?我才能把你抱在怀里,与你对视。也许,二十年之后的我们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因为发觉生命的脆弱,让我对很对丢失的东西又进行回头深情凝望。因为留念曾经,因为喜欢现在,因为憧憬未来。莲之春韵,自持淡雅。“田田八九叶,散点绿池中”,若不细视,定不会如此留有诗情。此时春风和煦,莲叶刚出田泥,嫩绿的叶子都是打着卷的,柔嫩之间包裹了几分春意,亦如情窦初开的少女怀有的一些羞涩。这番柔美非无心之人可以领略,这份纯情非庸俗之人可以体会。我虽有心,但并不愿自命清高,只是得幸于几亩荷田临近院落,屋外闲坐时顺便静赏它们罢了。

伸出手,看着彼此象一只鸟停下来,然后飞走。谁的爱在时光里念及那么深,谁的手摸出谁的心疼。当文字捻成馨香,当脚步在冷风的街角徘徊时,心上的文字,红尘里的芬芳,都写进了那一片月光里。有些人活在身边,有些人活在记忆里,待沧海桑田之后,谁还会是谁的故事?有些事情果真要选择遗忘,不问曲终人聚散,看尽落花,醉几何。我喜欢安静,这样可以没人打扰,可以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没有喧嚣,亦不会浮躁。静静的一个人,一直在追求一份安逸,一份自由,也在守候那份情。最后却发现自己错过了很多风景。我想,生命,本来就是一路行走,一路找寻,一路遗失,一路发现。只要心跳不停止,风景,总会在远方,在路上,在不曾到达的下一站。就这样走走停停,寻寻觅觅,这个冬季,我把心思丢了;这个冬季,我把思念放了;这个冬季,我把自己迷失在了情感的河流里。你呢,是否如我一样?

下了车,天气还是雾蒙蒙,丝毫不因城里城外而有所区别,只是风,更加凉了,不自觉的把手抄在了兜里,身体本能的有些蜷缩,路旁那不是很枯黄的树叶,偶尔落下,落在我的头上,我的肩上,我的背影上,我想我也是他们旅途中的伴侣吧,毕竟我们相遇,相互走过一段,哪怕是相遇即是分离,那却也在生命里,画出了涟漪,在彼此的生命里,回荡好久,直到我们沉寂。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山一程,水一程,欣然于每一次花开,释怀于每一次擦肩。无论是烟火燃尽,还是妖娆成风花,依然安守住心的城池,怀着一颗珍惜的心默然,用笔唯美一次次的悸动。红尘路上每一段的风景,倾心回顾也好,水月镜花也罢!相信每一个故事,都是因为前世未了缘,才会有今生的因缘相会。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轰轰烈烈的文革刚刚结束,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像嗷嗷待哺的雏鸟,围绕在母亲的身边。虽然清贫乃至饥饿,我们仍然觉得幸福。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