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玄机一字定乾坤_互动百科

时间:2017-08-19 15:23 文章来源:芜湖论坛

(选自《女儿红》)这一夜,每一寸青葱,每一丝生命都沐浴着清风细雨。风经过身边的时候对我说:“努力绽放吧,那样你才可以拥抱蓝天,亲吻阳光!”雨热情的拉住我的小手,仿佛,她要给予我一种魔力!顿时间我觉得热血沸腾,充满力量。接下来的日子,小兔羔子再是没心没肺的无法无天中,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平常,直到某一天,罗氏带他来到了一个小院子,他紧紧的抓着罗氏的衣襟倔强的不肯进去,他是知道那里住着两个人的,就是村里那些小瘪三经常说的那才是他爸是她妈的两个人住在里面,罗氏柔声的说,孩儿你乖,你在这待会,一会我就接你回去啊,他不肯,她再劝,他还是不肯,她还是劝。后来那屋子里面出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说,妈你走吧,放心吧。那男人不说话,只是走过来强硬的拉开他,任凭他哭喊打闹,只是大手越发有力的抓住他。罗氏突然间就声嘶力竭的大哭起来,一边死命的哭着,一边跑到他身边紧紧的抱着他说,我苦命的孩儿!那个女人过来劝说,妈走吧,没事。罗氏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女子男子,忽然就擦干眼泪,走至近前,然后两记响亮的耳光就打在男人和女人各自的脸上,平静语调中咬着牙崩出一个一个字:敢叫我外孙受了委屈,我就从算从黑龙江爬也爬回来,打断你们两个王八蛋的狗腿,就算现在躺在坟里老朱头活着的时候都不行,更何况你们,更不行!自此罗氏转身,依旧刚烈如斯。这是那孩子长到八岁第一次听到罗氏叫他外孙,而转身渐行渐远的罗氏会不会已经听到那个终于改回名字叫做中原的孩子,当年每当他叫自己一声妈就会被她一顿打,在她的背影里死死的咬着嘴唇憋了好久之后嘶哑的,近乎于无声的一句喊:妈啊...我淡淡的水墨,可否再为你写一阕一爱千古,清欢与你共,悲喜与你同!这一世,我是佛前的一株莲,清心,淡雅,在袅袅的檀香中端坐蒲团,等你携一份灵犀的懂,渡我。站在浅秋的眉眼,泼墨一份无尘的清欢,遥远而亲切的思念,是你飘逸的潋滟。书一笔素雅,醉一场琉璃的青花,我在水岸蒹葭,等你。面对秋水长天,予你一生缱绻,许你一世晴安。

我们相视一笑,仿佛是故人般的心有灵犀,于是我为你撑起伞,轻轻将那朵茉莉花插在你的耳际,你并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一片红云飞上脸颊。在你的身旁,我小心翼翼地撑着伞,你的发香飘过我的鼻息,一阵薄荷的味道,掺和着茉莉花淡淡的香气,飘进我的鼻子,使我像喝了花蜜酿的酒的一样醉了。长相思兮长相思忆,短相思兮无穷极,她的笑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也是我们最大的安慰。为我们伟大的母亲敬礼,也为她那无私的奉献,满满的爱而感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妈妈,我最爱的妈妈,女儿我永远爱你。

诚然,这个社会不乏贪婪者,利用手中仅有的一点点权势,坑民利己,践踏着法律的尊严,或许可以蒙得了一时,但他可以肆虐一世吗?

这是真实人生的准则,生命生存的法则,学佛修行人做事的原则,也是成就事业的根本总则!这一趟从高雄到花莲的心灵之旅,不仅在行程之中,有着五天营队时光的间隔,甚至于在路程的安排方面,也有异于平素前往花莲的花东纵谷之行。

岁月,静静游走。没有太多的铭心可以刻骨,却有一种无言的静美蔓延成浅浅的诗行,让时光淡暖含香。许多缘分,款款而来。没有太多的欣喜可以张扬,却有一种淡淡的温馨入心,且行且暖。太多太多的人相遇,而又分道扬鏣,太多太多的人擦肩而过,谁又记得谁又是谁?谁又是谁的谁?不管时光如何变幻,我都难以忘却年少时母亲包粽子时上下翻飞的巧手,还有她那全神贯注的神态。即使现如今超市里摆放着五花八门的粽子,也不能吸引我的食欲,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荡漾着母亲在家中包粽子时温馨和睦的氛围。有家人相伴,有温和煦暖的家庭氛围,有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端午味道,端午节在我的心里不再是一个虚幻的概念,而开始发酵成一处到处都是方向的磁场。也许这就是我挥之不去,飘之不散的端午情结吧。

都说世相迷离,我们常在如烟世海中丢失了自己,而凡尘缭绕的烟火又总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首往事,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如今岁月留下的,只是满目荒凉。悲观有一样好处,它能叫人把事情都看轻了一些。这个可也就是我的坏处,它不起劲,不积极。您看我挺爱笑不是?因为我悲观。悲观,所以我不能扳起面孔,大喊:“孤——刘备!”我不能这样。一想到这样,我就要把自己笑毛咕了。看着别人吹胡子瞪眼睛,我从脊梁沟上发麻,非笑不可。我笑别人,因为我看不起自己。别人笑我,我觉得应该;说得天好,我不过是脸上平润一点的猴子。我笑别人,往往招人不愿意;不是别人的量小,而是不象我这样稀松,这样悲观。我打不起精神去积极的干,这是我的大毛病。可是我不懒,凡是我该作的我总想把它作了,总算得点报酬养活自己与家里的人——往好了说,尽我的本分。我的悲观还没到想自杀的程度,不能不找点事作。有朝一日非死不可呢,那只好死喽,我有什么法儿呢?雨天:我安详的端坐在桌上,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飘过的雨。树摇曳着雨、叶摆动着风,燕雀带着喜悦匆匆而过。几个学生轻轻的走在雨中。我微笑看着他们,嘴角掀起,低骂一声:“该死的物理老师,干嘛告诉学生雨中跑步比走路淋雨更多。”这是即将步入高三的我。

随机阅读